游客发表

这7个笑话太好笑了,我看一遍笑一次! 58782阅读 长期做文学编辑和教育工作

发帖时间:2019-10-03 14:03

  萧殷是全国知名的文学评论家、这7个笑话作家。但我以为,这7个笑话他实质上更是位“无名英雄”,长期做文学编辑和教育工作,兢兢业业,埋头苦干,不慕荣誉,不计较名利、地位,“为他人作嫁衣裳”。将一生的绝大部分时间、精力,献给了无名、未名的青年人。今天全国闻名的中青年作家中,不少人受过他的亲切教诲,切实帮助。一批文学编辑,是在他的扶助下成长的。他无异于“文学车间”的“工作母机”。这种精神感人、可贵。

我做梦梦见了一条明丽的川流,太好笑了,不管负载有多沉重,太好笑了,前路多么迂回曲折,它总是不急不缓,宛转不息地向前流。四十多年了,我总期望它在我跟前,它的潺潺絮语、殷殷情意,使我享受着难得的友情温暖。它怎么能离我而去呢?而今它却突然消失了,世界上再也没有这条河流,我心里空落落的。难道这是真的吗?这就是我的老友,优秀的文学编辑、有影响的长篇小说作家蔡明川(笔名苏群),他于1994年9月9日辞世了。无独有偶。最近十来年翻译介绍的外国现代小说名着,我看一遍笑其中也有不少绝妙的超现实描写,我看一遍笑令我们大开眼界。如奥地利作家卡夫卡的《变形记》,写一个资本主义社会的小职员,在一天早晨发现自己变成一只大甲虫。现实和非现实、超现实的描写交融,淋漓尽致地展现一个小职员内心的压抑和深层的痛苦。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的小说《一个分成两半的子爵》,则写一个子爵在一次战争中被炮火击中,身体裂成两半,变成两个半身人,一个为恶,一个行善。最后在共同追求一个姑娘的决斗中,相互劈开了对方的伤口,经医生抢救,身体复合为一,此人顿悟,变成个善恶兼备而又明智的人。想像新颖、奇特,是超现实的。至于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小说,则是“魔幻”(非现实、超现实)和现实交汇,在更广大的空间范围内展开了人的心灵、性格和现实、历史的描写。例如墨西哥作家胡安·鲁尔弗的名作《佩德罗·巴拉莫》,打破了时空局限,人“鬼”界限,把不同时间、不同地点、发生在不同人物身上的事件放在同一场景描写,人“鬼”也可以对话。这样,对人物心灵的揭示更加深入了。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哥伦比亚作家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置诸多历史事实于神话、传说的氛围中,打破了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界限,似真似幻,亦真亦幻;使人物在更广阔的天地间自由翱翔,性格、心灵的展现异彩纷呈而又凝练升华,这是一种对现实的极大超越,令人耳目一新。摆脱了传统现实主义手法的拘泥。因而引起一场“文学上的地震”。

这7个笑话太好笑了,我看一遍笑一次!  58782阅读

无论读他的小说、一次58782阅读散文、诗歌或倾听他发言,他给人整个的印象像火,一团燃烧的火。这7个笑话无所适从无疑,太好笑了,小说《西望茅草地》意味着青年作家韩少功的创作进入一个成熟时期。首先是他对人物和生活的把握更加准确而客观,太好笑了,这正是一个作家走向成熟的标志,也是他长期苦苦追索、求索的结果。对生活和人物(包括人物性格、心态情绪等等)的表现,他改变了“单调”,创造了更加接近真实的“复调”,这也是艺术走向成熟的标志。

这7个笑话太好笑了,我看一遍笑一次!  58782阅读

无语地让双脚胡乱的踯着碎步,我看一遍笑心情与长空一样清爽无尘,我看一遍笑人生难得有着这么一个忘却了任何烦恼的时刻———不知什么是愁闷,也记不起困惑……甚至连喜悦也忘了!思绪只是一片干干净净的空白。(写白云鄂博荒野。)一次58782阅读吴伯箫投稿

这7个笑话太好笑了,我看一遍笑一次!  58782阅读

这7个笑话五

五、太好笑了,给何满子先生送两副良药何满子先生攻击舒芜先生愿意回归“五四精神”。但我以为不可以人废言,太好笑了,“五四精神”不能攻击。谁都知道当年“五四运动”提倡的最主要精神是科学和民主,而何满子先生较缺乏的就是这种精神(我以为民主的最主要精神是人人平等的观念和尊重他人。而科学精神就是实事求是,就是理性精神)。五四将至,故特奉赠。我看一遍笑青海采风(1)

一次58782阅读青海采风(2)这7个笑话青海采风(3)

青海的任务完成,太好笑了,我即离开(燕翼交稿后已先我离去,太好笑了,回兰州),经西安转乘长途汽车赴延安组织“延安速写”。我此次西北组稿大约20来天时间,等我回到编辑部才知道在传达、学习了毛主席关于文艺的两个批示后,编辑部在常务副主编李季同志设计下实现了革命化改革,包括在选题上更加强调,要“大写社会主义新英雄”。我回来后方晓得杨友德的小说用了,遗憾的是赵燕翼那篇没采用,并且已经退给作者。这大出我意料。但冷静一想燕翼这篇悲壮抒情的新作,可能有点不合时宜吧。相隔十年之后,燕翼重新改写了这篇稿子,题目改为《三月风雪》,先在兰州报刊发表,后收入1975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的短篇小说选集《朝晖》。同年《中国文学》一月号译为英文刊发。1980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的赵燕翼中短篇小说选《冬布拉之歌》,《三月风雪》列为开篇,颇获读者好评。当年燕翼含着人参,辛勤播下的一粒艺术种子,经过岁月尘封之后,终于破土而出,开花结果了。青海东部农业区(包括西宁)位于黄河的重要支流湟水流域,我看一遍笑历史上也叫河湟地区,我看一遍笑不但是青海省的粮仓,且因地理位置的关系(历来是汉族和西北少数民族的一个交会点,农区和牧区的连结点),早已形成具备自己特点的文化、生活风习。例如宗教、建筑等受藏族影响,民歌“花儿”,受回族很深的影响。我在阅读青海文学院学员的中篇小说稿时,很想看到一点反映河湟地区生活风情的小说,果然给我找到了,那就是青年作者井石的《湟水谣》和回族青年作者韩玉成的《荒地》。井石我听说是青海海西州出版的大型文学刊物《瀚海潮》的编辑。我曾读过他发表于《瀚海潮》1986年第1期的中篇小说《话说王辩五十六》,是写一位具有李有才式幽默感和才气的农民的遭遇、命运。正像作者自我描述那样,“由于吃洋芋蛋(也就是土豆)长大,所以在他的身上,作品中都有一股子洋芋味儿”。我读后有同感,也就是河湟地区的乡土味儿、乡土气息。这篇《湟水谣》,作品的主旨是通过一位寡妇守“节”一生的悲剧故事,表示对残存于生活中的封建旧习俗压抑人性的控诉、抗争。主题不能说很新,给我印象深的是贯穿于全篇的对于湟水流域生活风习(农家小院,悲欢离合、婚丧嫁娶等等)相当娴熟的描写,这给予作品一种独特的色彩、风味。我读完一遍后,女主人公逝世前怀念和呼唤黄河水声的那场景久久难忘。还有自然穿插于作品中的优美的民歌:〓半个儿蓝天半个儿云半个儿烧红着哩;〓半个儿肝花半个儿心半个儿牵谁着哩?

相关内容

随机阅读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